时值夏日,群蝉萌动,其声不绝于耳。清晨天还未通透,只闻蝉声已凌驾于天,声声催人起,睡眼惺松之际,叨叨几句,便再次闭眼。而在夜晚之时,夏蝉与蛙声缠绕一起,往往都伴着此声作为催眠曲,才能入眠。

今日 ,因口渴而入一小卖部,结付款之时,忽一人惊讶问收银员,你听,此声为何叫吵不停?甚是感觉好奇,那人见收银员不语,便一阵追问,为何它能不间断叫,中间不停顿…收银员答,这大概是知了在叫,那人还是一脸疑惑,我猜大概是外来人吧,江南夏季时节,蝉是必会按时来到的,至于北方或者西部,便不了解了。

付款毕匆匆回家,途中便遇一中年男人携其妇其女其子拿一类似鱼竿物捕蝉,我也顿感好奇,昔日捕蝉,必是亲自用手去捉,然成功率极其低下,蝉其反应,说其反应慢,其反应其实也快,说其反应快,有时发觉其反应也就一般如此罢了。再定眼看其儿子之手,执一网袋,袋里已裹近20来只蝉,蝉入袋,则安详得多,便不见其叫了。男人每听见蝉在树上呼叫,就前往树底仔细察观蝉之所在,然拿其手上长竿慢慢挪至蝉侧,蝉不觉,便突然将长竿往蝉处方向移,此时,蝉已挣扎不了,看长竿顶部似裹了大块粘胶物,将蝉翼牢牢粘住,蝉在挣扎却也无济于事。男人说,回家吧,烤蝉,其一大家子便兴奋往远处奔走,顷刻背影尽失。

蝉其一身,都是药物,油炸金蝉更是被人津津乐道,几多人觊觎着你的身躯,夏蝉,我只想道一声,保重…既然如此,为何还高调吟唱…抑或是在为自己逝去而谱写悲壮之歌